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零三章 巧遇花仙(2)

作者:悟道心字數:4988更新時間:2019-11-08 11:49:27
    穿過層層薄薄的云氣,兩人終于落在了那突出的奇石上。楚晴滿是興奮,放眼一瞧,只見那奇石上甚至平坦,足有畝許大小,臨近懸崖邊生著一株高大的云錦杜鵑花,滿樹開滿了紫色的花朵,明艷動人,花樹下又擺放著石桌石凳,靠近奇石里側還有一個石洞,洞口側對著懸崖,避開了山間的云氣輕風。此時再回望雄飛峰,已是矮小不少,云霧中曲水如帶,松林間點綴著屋舍,飄飄霧嵐依房傍樹,恍若仙境。

    杜鵑花仙云東白收回絲帶,在石桌上放下花籃,笑道:“這里叫百丈瓊臺,那邊就是我們方才還在的雄飛峰,而那就是歸云峰,也是天臺山最高峰。”

    楚晴順著杜鵑花仙云東白的手指看去,不住點頭,再抬眼仰望,原本那高不可攀的歸云峰此時卻也是近在眼見。細細看去,在云霧縹緲間,百丈峰后,又有一條鎖橋通向歸云峰,將兩峰相連,便奇道:“小白姐姐,那里,怎么會有一座橋?”絕品鬼才

    杜鵑花仙云東白放下手中事物,抬眼望去,道:“那叫歸云悔橋,當年歸云祖師所造。”

    一聽此名字,楚晴卻來了興趣,接著問道:“歸云悔橋?”

    轉身卻見,杜鵑花仙云東白已走進身后那個洞內,在洞口處搬出一個酒壇,楚晴趕忙走過去伸手幫忙,兩人將酒壇擺放在石桌旁。

    杜鵑花仙云東白又在洞外一大水缸里取出一瓢清水來,放到石桌上,招呼楚晴過來,兩人就面對面坐在石凳上。杜鵑花仙云東白小心地從花籃里拈起一朵云錦杜鵑花,對著月光看了看,又輕輕浸入到那瓢清水中,慢慢來回浣洗了一番,道:“這是今晚新鮮的露水,用它來浣洗這杜鵑花上的塵囂,才不會影響酒味的純正。”她的手是那樣的輕柔,她的目光完全注視在那朵花上,好像她是在在完成一件十分神圣的事情一般,細致而小心,又不失優雅。引力之王

    楚晴看得認真,滿眼充滿向往,杜鵑花仙云東白浣洗完一朵后,抬頭笑道:“晴兒,你要不要試試?”

    楚晴眉毛一動,欣然而點頭答應。杜鵑花仙云東白小心地從花籃中又取出一朵花,交遞到楚晴手上。楚晴拿在手中,看著那水瓢中泛起的小小漣漪,居然有一絲緊張,抬眼又看了看杜鵑花仙云東白,見她信任地對自己點頭,方莞爾一笑,將那朵杜鵑花放入水中,在露水中方拖動一次,卻見水面上浮起一些細小紫色顆粒。

    杜鵑花仙云東白在一旁輕道:“這浣花猶如修行打坐,要做到心外無物,才能不會碰壞花蕊。”

    聞言,楚晴方明白,那些小顆粒居然是花蕊,馬上停住手,吐了下舌頭道:“那我是不是弄壞了。”

    杜鵑花仙云東白淺淺一笑道:“這不打緊的,今晚采的花本就多了幾朵。再者,這看似簡單的活,實則我也是修習了幾百年的。”邊說著邊起身,拿起水瓢,將露水揮灑到瓊臺下去了。又返身取了一瓢露水過來,拈起一朵花,舉到楚晴面前,楚晴卻猛搖頭道:“如此細致的活,我做不來,我還是看你做吧,你姿勢那么優雅,我看著就好。”涅盤寂滅無彈窗

    杜鵑花仙云東白微微一笑,收回手臂,又開始浣花,楚晴卻道:“方才,你提到,山后那個橋是歸云祖師造的?”

    杜鵑花仙云東白,緊盯著自己手中的杜鵑花,輕點了下頭道:“嗯,我聽白衣講起過,聽說歸云祖師當年也是為情所困,曾經為了那女子,也準備放棄過修行,后來還是那女子鼓勵他勇猛精進,舍棄世俗煩惱,才有了后來名震三界的歸云劍派。”

    楚晴回頭望了望那歸云悔橋,道:“那,他的情人真偉大。能舍棄感情,而促成歸云祖師得道。”

    杜鵑花仙淡淡一笑,卻未言語,而是繼續一絲不茍地浣洗著花,楚晴轉過頭來,又道:“那,他的情人也是住在這百丈瓊臺嗎?”

    杜鵑花仙停下手,抬眼看了楚晴一眼,又微微轉頭看向那歸云悔橋道:“是住在這里,當年歸云祖師有言,只要她想祖師回來,只需通過那橋走到對面即可。”亂戰時代

    楚晴道:“那她一定是從來沒走上去過了。”

    杜鵑花仙點了下頭。

    楚晴又道:“那,小白姐姐你去過那橋嗎?”

    杜鵑花仙轉過頭來,頓了一下,接著搖了搖頭,道:“幾百年來,我一直住在在瓊臺,不要說歸云悔橋,即便這百丈峰另一面是什么樣,我尚且不知。”

    楚晴看了眼周圍,吃驚道:“啊,這么小的地方你能住幾百年啊。”又道:“那你有沒有想過要去對面呢?”

    杜鵑花仙想了下,輕搖了下頭,道:“沒想過,我只知道白衣他在那邊就好。”說著嘴角泛起一抹滿足的微笑,好像如此這樣,她便得到了自己想要得一切一般。

    楚晴眉心微低,以她當下的心境如何能理解杜鵑花仙的心境呢,只是自己喃喃道:“知道他在那邊就好……”邊說邊起身抬頭看向那氣勢宏大的歸云峰。修真在線之問題少女班無彈窗

    半晌,楚晴又道:“那除了釀酒,尋常日子里,你還做什么呢?”

    杜鵑花仙抬眼望向楚晴,滿是興致地道:“很多啊,比如品酒,賞月,煮茶,練劍。”

    楚晴本想說即便如此,也是無聊枯燥得很,但又看到杜鵑花仙那清新脫俗,不食人間煙火的容顏,到了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杜鵑花仙見她欲言又止,道:“怎么,晴兒有話要說?”

    楚晴眨了眨眼睛道:“沒,沒,我只是聽你說可以品酒,有些神往。”

    杜鵑花仙居然沒有任何懷疑,而是抿嘴一笑道:“這有何難,待我釀完這壇酒,便與你共飲一杯。”

    浣洗完一籃花,杜鵑花仙又轉身進了山洞,這次楚晴也跟了進去,淡淡的月光從洞口灑了進來,洞內并不深,只是簡單的一石床,石床邊上又放了一些私人用具,洞口堆放著一些酒壇,杜鵑花仙挪過來一壇,開啟封布,又將那些洗凈的杜鵑花一朵一朵放了進去,然后再將封上,將酒壇挪回去,如同完成大功一件般,道:“好了,這壇酒要明年這時候再打開。”元尊最新章節

    杜鵑花仙抬眼看了下夜空,只見月正中天,正是月華最盛時刻,便又對楚晴道:“晴兒,不如,我請你喝杯我自釀的杜鵑花酒吧。”

    楚晴自是欣然同意,見杜鵑花仙向里面走了幾步,搬起一壇酒來,來到洞外,放在石凳旁,又反身回去取了兩只玉杯來,擺到石桌上,

    打開壇口封,登時香飄四溢,那種淡淡的酒香令人精神為之一爽,杜鵑花仙嘴角含笑,看著楚晴那期盼的模樣,又取出一個小炭爐,亮了炭火,拿出一把紫金壺,捧起酒壇,倒了一壺酒,放在炭爐上溫熱,一會功夫,香氣漸起,飄滿瓊臺、而后又提起紫金壺對著玉杯倒了起來,明黃色澤在杯中,皎潔明月在天上,杜鵑花仙端起酒杯,道:“這是上天的饋贈,在此月白氣爽的秋夜,飲上一杯,才不負時節。”說完與楚晴碰了一下杯,一飲而盡,而后將玉杯試給楚晴看,楚晴便學做她模樣,仰頭一飲而盡,那花酒果然芳香沁人,令人回味綿長。瘋狂農場

    杜鵑花仙又酌酒一杯,道:“這杜鵑花酒雖美,卻香味淡雅,要飲雙杯,才可體味到它的真諦。”說完又與楚晴對飲一杯,這次酒再入喉,楚晴頓感腹中一暖,一股熱流升起,直撲臉頰而來,抬眼再看杜鵑花仙,也是臉上桃紅,如醉如癡,更添幾分美麗。

    杜鵑花仙看著楚晴,淺淺一笑,緩緩起身,衣袖處一閃,一把四尺長仙劍亮出,擺出個起手姿勢,一劍緩緩刺出,若有若無,似收似放,跟著在配合步伐身姿,舞出了一套(審核好嚴格,“套/動”都是禁詞只能這么隔開)動作緩慢而優美,自然瀟灑的劍法來,與其說是劍法,在這月下奇石之上,更像是舞蹈,漸漸隨著杜鵑花仙忘我地舞劍,或進或退,或飛起或落下,或飄飛或激進,楚晴漸漸看得入神,逐漸體會道杜鵑花仙這套劍法無痕無塵,與周圍自然早已融為一體,她不動似在動,動的時候卻又似不動,劍是山石月華,山石月華亦為劍,誅滅群魔最新章節

    劍意飄散而散,雖說動作十分緩慢,但周圍已是無處不在,無處不有。

    楚晴慢慢站起身來,看著那舞劍的美麗女子,忘我無他,待一柱香之后,杜鵑花仙方收住劍式,閉目臨風而立,體味那無窮劍意,感受著千絲萬縷的風息,她站在月華中,好像已經忘記了楚晴的存在,她與周圍的造化自然融為了一體。許久過后,杜鵑花仙方緩緩睜開眼睛,看向楚晴,含笑徐徐走來,將手中仙劍展示給楚晴看,道:“此劍名喚餐霞,與白衣的凌虛劍是一對,取自‘初始餐霞而吐霧,終凌虛而倒影’。”說著,她抬起一雙清澈而明亮的眸子,望向歸云峰,口中低聲道:“我在這里舞劍幾百年了。”

    楚晴也頗受感染,轉頭望向那縹緲中的歸云峰,道:“卻不知,在他心里,又是如何?”史上最強穿越系統最新章節

    杜鵑花仙低聲道:“我就是那云錦杜鵑,年幼時晴天是高舉甜蜜的微笑,雨天便是沉重的喘息,但數百年時光已過,就會發現,時光都在酒中,越沉越香,一醉一陶然,望眼欲穿之后便是全然,我只須知道他在那里就好。夜夜無雨無晴,亦無悲喜。”

    楚晴半晌不語,望著那歸云峰愣愣出神,好像她看到了久遠以前歸云祖師與那女子隔橋相望,好像她體味到了秋白衣與云東白的數百年糾葛,從朝思暮想到平淡自然,又仿佛看到了,許久以后,一個女子翹立在山頭,望眼欲穿。她垂下目光,不知為何,內心泛起一絲淡淡的憂傷。

    楚晴神色黯然,低垂著目光道:“那,是不是我們妖類只要與人在一起,就會受到天刑,五雷轟頂?”網游之黑暗降臨作品目錄

    杜鵑花仙一臉茫然之色,道:“天刑?倘若為了一段真情,數百年時光可付,又何懼天刑呢?”

    楚晴聞之,眼中一亮,抬眼望向杜鵑花仙,只聽她繼續道:“名門正道個個打著天地正法,替天行道的大旗,將我們妖類魔類視為異己,斬盡殺絕,可究竟什么才是正法呢?生老病死才是自然正法,那些正道名門劍仙個個還不是在逆天而行,比山下那些凡人多活數百年,甚至上千年。”

    楚晴回望一眼歸云峰低聲道:“天地正法,逆天而行?”

    杜鵑花仙又道:“那些之所以要被消滅的妖魔,大多為了力量追求,為了霸業,而作出四處害人,吸食人精血之事,是必會引來正道獵殺。是妖又怎樣,只要我們做到人畜無害,又有幾個故意難為我們的呢?我不也是在歸云觀眼皮下活了數百年了嗎?”劍踏蒼穹

    楚晴聞其一番話語,仿佛心中豁然,神色也逐漸好轉。

    杜鵑花仙道:“這世間最奇妙的莫過真情,明知不能在一起,也可以無怨無悔守候千年,明知在一起,轉瞬會灰飛煙滅,也會義無反顧,毫無怨言。”

    楚晴輕咬下唇,抬眼望向那可望不可及的歸云峰,喃喃道:“默默守候,灰飛煙滅。”

    杜鵑花仙忽地從身后叫了自己一聲,轉身而見,她滿臉含笑地,又溫了一壺杜鵑花酒,提起壺來,斟滿兩個玉杯,道:“晴兒,此時夜深,山間寒氣重,再共飲一杯。”

    言罷,兩人端起手中玉杯,里面盛滿琥珀光色,月過中天,百丈瓊臺之上寒意乍起,飲下一杯暖過的花酒,頓覺身體里都是暖暖的。

    杜鵑花仙嘴角含笑又道:“這飲酒也有不同時節,春夏秋冬,陰晴雨雪,各又風味,以后有機緣,晴兒在大雪天再來我這百丈峰,看著漫天飛舞雪花,再暖暖飲上一杯,那才叫神情倍至。”神級高手在都市

    楚晴提起紫金壺,斟了兩杯道:“小白姐姐,謝謝你教了我這么多,晴兒借花獻佛,敬您一杯。”

    杜鵑花仙舉杯含笑,道:“好,我們就姐妹相稱,共飲此杯。”

    待楚晴回到雄飛峰,已是時近四更天,帶著一身微醉的酒意,推開房門,左右看看見不到小胖熊袋袋,嘴里嘟囔了一句:“騙子。”

    自己方要轉身關門,卻又一道黑影從門外竄了進來,驚得酒氣盡出,醒了大半,定神一看,卻是小胖熊袋袋,玩的一身露水,急匆匆闖了回來,趴在地上大口喘氣。楚晴向外看了看,并無什么人在追它,便反手關了房門,疑道:“你為何如此慌張?莫不是遇了什么可怕事物?”

    小胖熊袋袋卻搖了搖頭,目光躲閃,楚晴略一尋思,道:“難道你是回來晚了,怕我教訓你?”逆惑無彈窗

    小胖熊袋袋聞言,不敢看楚晴。

    楚晴哈哈一笑道:“本姑娘今天心情好,就饒你不死,你大可不必如此害怕了。”

    聞言,小胖熊袋袋嘴角一咧笑了笑,但仍是上氣不接下氣地喘息,顯然之前狂奔了許久。

    楚晴白了它一眼,又看了看窗上月影斜,一身倦意頓起,道:“我也困了,要睡覺了,你要老老實實,不可鬧出了動靜驚擾到我,我要美美睡上一覺。”說完,不再搭理小胖熊袋袋,倒在床上合衣而睡。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三开奖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