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8章 練兵

作者:戈多字數:4320更新時間:2016-09-12 15:40:14
    “李將軍,你給我過來!”笑完,唐王大聲喊道。

    他的聲音中帶著不少的怨氣,若不是沒有這三個人,今天可算是丟大人了。

    有個身穿甲胄的將軍急急跑了過來,滿頭大汗。

    “你給朕說說,這三個人是怎么回事?”

    將軍支支吾吾,猶豫了許久,才是苦巴著臉,道,“陛下,這三個,一個是夏侯老將軍的親孫子,一個是蔣大人的女婿,另外一個,倒是沒什么背景,可幾年前為母親報仇曾經殺過一個商人,正逢陛下當時大赦天下才活了下來。”

    唐王面色呆滯,過了許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夏侯一家,是大唐的開國將領,這位夏侯淵,出身軍人世家,能說出食君之祿忠君之事的話,倒也不足為奇。師叔莫跑無彈窗

    吳梁笑得是蔣青。

    這位蔣青,可以說是長安城相當悲劇的一個人物。

    也是聽到將軍這么說,唐王才回憶起來。

    軍人口中的蔣大人,是朝廷的二品大員。

    蔣青曾經是蔣家的一個家仆,這家仆,因為五官端正會說話會辦事,深得蔣大人賞識,甚至是把他塞進了御林軍中。

    可老蔣這么做,是有原因的。

    他有一個長得慘不忍睹而且還先天之上缺陷的女兒,這個女兒,嫁給了蔣青。

    這件事,當時還在長安城引發了一陣轟動。

    在長安百姓的眼中,入贅是一件相當沒出息的事情。

    大好男兒,除非是淪落到街頭討飯的地步,一般都不愿意入贅到別家。許君不知情深淺最新章節

    可蔣青這別無選擇,他本就是蔣家的奴仆,雖然受老蔣賞識脫去賤籍,可畢竟人還是要知恩圖報的。

    估計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蔣青才會長期呆在御林軍中。

    吳狄的身份倒是讓唐王臉色微微變了一下,自古俠以武犯禁,唐律中殺人是極其嚴重的罪行,不過既然是大赦有從軍,現在還對自己忠心耿耿,唐王也就放過了。

    轉頭看了吳梁一眼,唐王臉色一紅。

    時至今日,他已經是知道了吳梁的身份,雖然雙方還沒有捅破這層窗戶紙,可彼此都是心知肚明。

    一個人通靈眾仙的玉皇大帝,一個是人間最強大帝國的君王,唐王還生怕吳梁因為選出來的人太少而對大唐有所輕視。反式攻略手冊最新章節

    吳梁緩緩走在眾人面前,他的腳步很慢,一步一步,一種沉重如山岳的氣勢漸漸從身上散發出來。

    對于如今的吳梁來說,這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

    這氣勢,針對的對象,自然就是此時場中的三隊人馬。

    吳梁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在這些人中,牢牢樹立一種堅不可摧的印象。

    無論是夏侯淵蔣青還是吳狄,他們手下的兵,在這股龐大的壓力之下,額頭上都是不由自主冒出了細細密密的汗珠。

    他們都感覺,身上仿佛被一座大山壓著,沉重的壓力,不僅要壓彎脊梁,更要壓的他們下跪。

    這是誰?怎么會如此強大?

    三人心中都是止不住的疑惑。我是非洲首富無彈窗

    其實相對于仙人來說,人間的武者也是分品級的。

    武者九品。

    一品最低,九品最高,九品之上,便是可以稱之為人仙。

    武道也是很重要的一條修煉途徑,從古至今不少仙人就是依靠強橫的肉體成就仙人之位的,甚至連那位傳說中開天辟地的遠古大神盤古,也是以武證道,成就大神之位。

    夏侯淵蔣青吳狄三人,如今都是武者九品,他們的手下在艱苦的鍛煉下,也差不多都是在四五品左右。

    這樣的軍隊算得上是絕對的精銳,遠遠超出了大唐大部分的軍隊,可面對吳梁,還是不夠看。

    壓力越來越大,甚至連這些人的骨骼,都是傳來一陣令人牙酸的聲音。天才對決天才作品目錄

    所有人都是面色猙獰扭曲,渾身的毛孔之中,有鮮血被擠壓的滲透而出。

    看著這一切,唐王眼神中流露出幾絲不忍。

    這三隊人馬,確實是讓他很是欣喜。

    可是吳梁的身份和性格他也知道,他認定的事情,是絕對不可能變的。

    所以唐王只是稍稍猶豫了一下,便放棄了勸說。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這一百來個御林軍中最精銳的軍人,渾身汗出如漿,終于是有人支持不住了。

    咚!

    他們被壓得跪了下去,堅硬的膝蓋骨撞在校場的青石上,發出一個沉悶的聲音。

    沒過多長時間,一個又一個,跪了下去。龍門

    這一百多名漢子,到現在為止,已經全部成了血人。

    在地上無力的抽搐著,他們眼神倔強,連哼一聲都沒有。

    一股血腥的氣息,彌漫在校場上空,讓人作嘔。

    為首的三人,眼神中毫不掩飾的敵意,直直的盯著吳梁。

    哪怕是趴在地上,哪怕是感覺瀕臨死亡,他們依然不屈服。

    見到這樣的情況,吳梁哈哈大笑。

    笑聲中充斥著一股歡暢的意味。

    許久,吳梁清朗的聲音傳遍了整個校場。“好高興,你們全部通過了我的考驗。”

    大手金光一揮,昊天塔的力量緩緩流入這些人體內,仿佛一場甘霖,將身上的污血清理干凈,潛移默化的強化著他們的身體。RE:西游夢回

    做完這一切,饒是以吳梁的修為,也是忍不住有些虛弱。

    說實話,一開始他確實只是想將這些人依靠龍象米和昊天塔第二層的時間靜止能力,像養豬一樣養肥也就是了。

    可是當看到這三小隊人馬表現出來的氣概,吳梁有些心動了。

    是真的心動了。

    這樣的手下,無論是在哪個將軍手中,都是當之無愧的香餑餑。

    軍人的勇敢,血性,以及紀律和服從,在他們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所以,吳梁毫不吝嗇,送了他們每人一份大禮。

    “多謝狀元公。”夏侯淵躬身行禮道。

    他不是笨人,剛站起來,他就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發生了一些令人驚喜的變化。這樣的變化,是身體深處的變化,靠修煉達到,還不知道在猴年馬月。麻衣相師無彈窗

    雖然是在御林軍中,可是以他的家世,知道吳梁的身份,不是一件難事。

    “多謝狀元公!”

    一百多號人,齊齊朝著吳梁躬身行禮。

    吳梁面色不變,看了唐王一眼,大手一揮,將這些人全部收進了昊天塔之中。

    場上剩余的軍人,此時臉上的表情可以用復雜來形容了。

    范強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以他的聰明,當然知道,這一百來號人,可以說是得到了天大的機緣。

    吳梁表現出來的手段,簡直可以用神乎其技來形容。

    想到這里,他咬咬牙,下了一個決定。

    步履飛快,跑到吳梁面前,他直直跪了下去,“小人范強,愿意追隨狀元公,鞍前馬后,萬死不辭。”兩面風儀最新章節

    吳梁瞟了他一眼,眼神中流露出幾絲感興趣的神色。

    這個人,算得上是厚臉皮到一定境界了。

    剛才唐王考驗的時候一言不發,現在塵埃落定,卻想來撈取勝利果實。

    這性格,夠無恥的。

    不過,吳梁倒是挺中意這種性格。

    無恥之人,雖然品格遭人厭惡,可若是用好了,還是有一定價值的。

    現在的天庭,最缺的就是這種人。

    不管是在這個世界,還是在吳梁曾經生活過的地球,其實說到底,生存法則是一樣的。

    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無恥之人,若是能調教的好,在某些地方,自有他的價值。北京尋愛記最新章節

    不過吳梁當然不會讓他這么輕易的過關,遲疑了片刻,問道,“如果我讓你死,你會不會?”

    范強愣住了,心思飛轉,片刻后便是斬釘截鐵的道,“不會!”

    “為什么?”

    “我雖然不怕死,可是我知道,我活著是有用的,為什么要白白死去?”

    吳梁哈哈大笑。

    金光一閃,便是將這人也收進了昊天塔中。

    ……

    中軍帳。

    兩個皇帝陛下正在斤斤計較的討價還價,吵的不可開交。

    本來已經達成了口頭上的協議,可是現在情況有變,自然是另當別論。

    爭論了半天,吳梁終于是在唐王延遲成婚的威脅下,很是屈辱的答應了新的風臟標準。圣光騎士無彈窗

    夏侯淵蔣青兩個小隊歸大唐,至于吳狄小隊,歸吳梁。

    事實上吳梁也知道,這樣的結果對于兩人來說,是最好不過了。

    夏侯淵的是大唐的官二代,家族和整個大唐的基業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蔣青雖然入贅,但好歹也是當朝大員的女婿,若是真跟著自己跑了,唐王那邊也不好交代。

    反而是吳狄,無事一身輕,只要調教的當,很快便會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批天兵天將。

    ……

    昊天塔中,如火如荼的訓練開始了。

    對于這些人來說,每天要經歷的,可以說是魔鬼一樣的訓練。

    昊天塔的第二層,已經是自成空間。未來英雄作品目錄

    他們每天做得,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打架。

    瘋狂的打架,無休止的打架。每天除了有限的幾個睡覺的時間段,其余時間全部用在打架上。

    一對一,一對二,一對三,一對一群,被揍得鼻青臉腫無所謂,被揍得骨折也無所謂,只要不被打死就行。

    反正只要受傷,不管是再重的上,只要堅持服用龍象米,龐大的力量就會幫他們將傷勢修復,同時帶來的,是比受傷還要劇烈好幾百倍的痛苦。

    這些人體質雖然也算得上是強悍了,但是龍象米是什么東西,根本不是他們現在這個階段能夠吸收的。

    吳梁讓他們瘋狂的對戰,一方面是借著這樣的機會提高每個人的實戰水平,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這樣能夠幫助他們笑話龍象米的力量。

    不然越攢越多,如今不能吸收化為己用的話,遲早有一天,身體就會像是一個氣球一樣,砰的一聲完全爆開。

    當然,范強也加入了這個陣營。

    不過對于他,吳梁有著不一樣的要求。

    他的任務是,監軍。

    具體來說就是監督每個人,在戰斗中有沒有偷懶。

    當然,這對于范強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這三個小隊的士兵,心底深處對于范強大抵是有些不屑的。

    雖然范強下跪哀求吳梁的事情他們沒看到,但是此人的性格所有人都知道,用屁股也能想到他做了些什么。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三开奖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