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2章 打屁屁

作者:戈多字數:3776更新時間:2016-09-12 15:40:14
    李白總算是回府了,一個月來提心吊膽生怕少爺想不開發瘋的小廝小婢們,終于是松了口氣。

    見到少爺這幅憔悴的模樣,不知道暗中詛咒了吳梁多少回,于是李家的伙食改善了許多,每天都是營養豐富的滋補上品,倒是讓吳梁好生腐敗了一把。

    不過生活愜意之時,他的心中始終有一塊陰霾。

    就是那頭僧侶。

    吳梁總感覺這頭僧侶,仿佛要在未來的某些日子里,成為和自己不那么友好的人,甚至成為你死我活的敵人。

    這是一種冥冥之中的感應。

    然后拿天機策腿酸了許久,終究是沒有推算出這僧侶的原因。

    于是更加困惑。

    如來佛祖帶著靈山和無數高手進入了三界之外的空間之中,若這僧侶真是那種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高人,沒理由不被應召而去啊。天助弱妻最新章節

    想了許久,吳梁終究是將這個問題拋到了腦后,開始考慮起眼前的一件大事。

    科舉。

    今年的春闈終于是姍姍來遲,長安城的客棧一時間人滿為患,甚至連許多煙花之地,若是不提前預定到了晚上是決計找不到空位的。

    科舉固然是寒門學子鯉魚跳龍門的最好機會,可對于一些門閥世家的公子,就像是一場旅游。

    喝喝花酒,看看舞蹈,臨考時只要家族長輩提前和主考官員打聲招呼,前三甲未必進的了,榜上終歸是有名的。

    大唐度過了幾百個春秋,這樣的事情每年都會發生,禁是禁不完的。

    這些蛀蟲,老蛀蟲生了小蛀蟲,然后一點一點擠進大唐這間大廈中,緩緩啃食著它的生命與活力。浮世三千,余生有你

    不過還好,每年的科舉依舊進行,總會有那么一兩個出身寒門令人驚艷的少年,一朝動長安,然后在大唐的權力中樞發出自己的聲音。

    他們,雖然有可能變成新的蛀蟲,但大多數,還是選擇成為蛀蟲的敵人。

    這是一場拉鋸戰。

    大唐帝國,就在這場拉鋸戰中緩慢而沉重的前行著。

    ……

    吳梁想參加科舉,他的目標是狀元。

    因為成為狀元,就能站在金鑾殿上,就能和大唐那個權力最大的男人對話,就能向他要求迎娶他的女兒。

    當然,唐王同不同意是另外一回事,吳梁能不能考上狀元又是另外一回事。

    不過對于從書山題海中闖過來的吳梁來說,狀元這種事情,他還是很有信心的。奈何清風知我意無彈窗

    一個能將高考都不放在眼里的牛逼人物,再加上玉皇大帝過目不忘的變態記憶力,若是連一個狀元都考不上,那這輩子當真算白活了。

    在穴竅沒有完全打通之前,這是吳梁能夠想到的,最快的接近嫦娥的途徑。

    然而事實證明,他想的實在是太美了。

    科舉這種事情,跟他半點關系都沒有。

    要想參加科舉,首先要通過鄉試和省試,然后才能來長安城參加最后一輪的角逐。

    鄉試和省試早在去年春天就考完了。那時的吳梁,還是繁華都市里一個苦逼的上班族。

    絞盡腦汁,還是沒有半點辦法。

    于是吳梁腆著老臉和李白商量這件事情。毒鳳驚情:太子請登基最新章節

    “白,我想問你個事。”某人露出一副諂媚的無恥嘴臉。

    “別叫那么惡心,有話直說。”

    “我想問一下,你家到底有多少錢?”

    “問這個干什么?”

    “多少錢能買通科舉的官員,讓我不用參加鄉試和省試,就能直接參加院試?”

    “滾!”

    “白,你再想想辦法唄,你爹和唐王都姓李,莫非你是皇親國戚不成?”

    “我要是皇親國戚,先砍了你的腦袋當尿壺!”

    ……

    類似的對話在持續了好幾次之后,李白終于忍受不了這貨的無恥,騎著小毛驢,背著書袋,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出了門,說是去離長安不遠的名山大川散心。炮灰逆襲:極品爐鼎要修仙

    他雖早有才名,甚至很早就被唐王賞識,但是生性放蕩,從來沒有過參加科舉的意圖。

    他最喜歡的,一是獨自一人游盡名山大川,在天地之間尋求那一分感動和靈感。二是相邀三五好友,良師益友也好,狐朋狗友也罷,一起喝酒,喝到爛醉而歸,忘卻所有憂愁。

    這樣近乎浪費自己才華的行為讓不少人嘆息扼腕,可他毫不在意,因為他是李白。

    大唐千年盛世,能人輩出,可就出了一個李白。

    李白這次的出行,在吳梁的預料之中。

    對于一個詩人來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旅途上的際遇最能激發詩人的創作靈感,旅途上的磨難也最能讓人成長,李白有他自己的路。鎮天棺

    吳梁只是希望,李白能夠盡快走完他的路,然后再回來的時候,成為自己最堅實的左膀右臂。

    李白逍遙去了,李府的下人們一致認為罪魁禍首肯定是吳梁這廝,于是暗中都在默默咒罵著,少爺多好的一個人啊,怎么就認識了這樣一個損友?

    當然明面上不敢表現出來的,畢竟大相國寺那尊金佛還在那里擺著。

    人間佛,這是多么顯赫的一個名頭啊,雖然受李白影響,下人們都不信佛,但是鬼神這種東西,還是很讓人敬畏的。

    吳梁對此毫不介意,因為科舉的事他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甚至異想天開想到去皇宮之中綁架那位唐王陛下,要挾他給自己一個院試的名額。

    這個念頭在腦海中盤桓了一會兒,還是被放棄了。盛世寵婚:三個萌寶斗奶爸作品目錄

    危險性倒是不大,可若是真這樣做了,迎娶嫦娥妹妹這件事還指不定生出什么變數來呢。

    “難啊。”吳梁感嘆道。

    生活是這樣一個狗娘養的東西,在你得到真正幸福之前它要想盡一切辦法將你折磨垮。

    一件難度不亞于科舉的事情落在了吳梁頭上。

    事實證明,吳梁的感應是非常正確的。

    事情的始末是這樣,幾天前,長安城來了隨著外國使團而來一位僧侶,這位僧侶,據說是吐蕃國師鳩摩智。

    短短幾天,老鳩在長安城中就出了名。

    是惡名。

    這位吐蕃國師,就像是一條瘋狗,四處尋找成名已久的學術大家挑戰學問。鄉村小神龍最新章節

    儒家幾位德高望重的大儒,在這幾天的時間里已經相繼落敗,其中有一位更是被鳩摩智氣得直接吐血,差點一命嗚呼。

    大概是覺得和儒家探討學問沒有什么難度,鳩摩智目光轉向了大相國寺。

    就是在昨日,吐蕃國師向大相國寺下了一封戰書,辯論佛法。

    這封戰書,讓整個長安為之一驚。

    鳩摩智戰書中的言辭雖然懇切,但字里行間透露著猖狂的意味,他想以一人之力,與大相國寺所有的高僧一同辯論。誰輸了,就蓄發還俗,終生不再禮佛。

    這樣的要求,幾乎算的上是無理取鬧了。

    可大相國寺不能拒絕。

    幾百年的傳承和威名,若是被一個異域僧侶逼到連戰書都不敢接的地步,那就真的毀了。將在上,君在下

    剛聽說這件事,吳梁氣得鼻子冒煙。

    要早知道這僧侶是這樣一個貨色,當時在長安橋上直接把他鎮壓了,送往昊天塔二層給小夭當肥料去。

    可現在已經下了戰書,再動手就沒那么簡單了。

    吳梁心中隱隱覺得,就大相國寺的那幫廢材而言,未必會是這個大和尚的對手。

    若是擱在平日,吳梁才懶得理會佛門的死活,可現在,自己的穴竅已經沖開了將近一百處,剩下的穴竅,自然理所應當的要落在大相國寺的那尊金身之上。

    所以這件事情,還是得落在自己頭上解決。

    ……

    重重壓力之下,吳梁開始了異常苦逼,比往日更苦逼的生活。劍仙在上無彈窗

    科舉是肯定要考的,具體怎么考就要想辦法了。正如他說的那句話,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不可能的事情。

    辯論肯定也是要辨的,具體怎么辨也要想辦法。

    好在吳梁從來就不是一個能被苦難壓垮的男人,他就像是一根堅強的彈簧,有多大的壓力,就能反彈出多大的能量。

    在這樣的壓力作用下,吳梁將沖穴的進度再次加快了。

    由每天三個穴竅增加到了每天四個穴竅,這樣導致的后果就是他每次忍受完非人的折磨,都好像生了一場大病,全身血液不知道流了多少。

    只好大口大口的嚼著龍象米,通過龍象米的神效來恢復氣血。

    沖穴完畢之后,就開始讀書。

    讀的是儒家經典,一目十行的讀,記憶和理解幾乎在同一時間進行,所以他讀的很快,漫不經心的坐在椅子上,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就翻過去了好幾頁,這樣的讀書方式,讓李家的下人不知道在暗中笑話了多少次。

    吳梁仿佛回到了高三的那段時間,異常艱苦,不過異常充實。

    回憶起來慢慢的全是感動,被自己那種拼命的精神所感動。

    人這一輩子,能有幾次拼命的機會?

    這天下午,例行忍受完非人折磨,沖通四個穴竅,吳梁拿著一壺酒站在李府的屋頂上,望著不遠處金燦燦的皇宮。

    咕咚咕咚將整壺酒灌進腹中,吳梁朝著皇宮的方向咬牙切齒道,“看看,看看!老子為了你付出了多少。等你恢復了記憶,一定要……狠狠打你!”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三开奖河南